欢迎来到中南邮票交易中心~

热线电话: 400-859-3788
交易中心TRADING CENTER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 董事长致辞 >这里有玫瑰花,就在这里跳舞吧

这里有玫瑰花,就在这里跳舞吧

2015-07-14 11:09:14 已访问:
尊敬的经纪会员、投资人代表、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大家上午好!
今天非常高兴,这是我们中南邮票交易中心首次全国规模的经纪商、投资人的大聚会。这么多投资人和经纪会员看好中南邮票交易市场,这对我们是一种莫大的激励。
我先说一个小插曲,本来会务组是没安排我参加本次会议的,总经理孔爱民先生也在南京处理一些事务。在此之前,我们的常务副总经理郭宏波就给我提议,“这次会议你不一定要来,因为现在大盘比较微弱,你来了可能会挨骂,也可能会有人向你扔西红柿”;昨天收市前,郭总急急忙忙又打电话催我:“杨总,你可以早点来会场了,大盘已经翻红了”。这是一个真实的细节,我要表达的意思是只要大家不远千里、舟车劳顿地来了,我不来完全没有理由。我们就是抱着公开、坦诚的心态来共同建设这个市场的,就是准备挨骂的,准备一起共度难关的。今天的会议是一次掏心窝子的会,也是一次开放的沟通研讨会。
就中南邮票交易中心市场的建设,我想表达三个观点:第一、信心比黄金更重要;第二、邮币卡电子交易市场的建设是大家共同的责任;第三,文化产业的明天完全可以预期。
第一点,“信心比黄金更重要,信任比宝石更宝贵,信念比山川更永恒”。
我们在研究资本,在研究自然界的规律的时候,总是发现一个普遍的现象——很多真正的危机源于信心缺失,底气不足,当大盘不是很强劲时,信心总是在传导过程中缺失的。历史上有名的红顶商人胡雪岩,他的商业王国就是被信心缺失挤兑垮的。雷曼兄弟银行也是如此,当所有的储户都担心自己的存款可能会变成一张白纸时,会出现挤兑。一个挤兑的人,会影响100个甚至1000个人挤兑,这样下去,银行再多的头寸也会被提空。一个市场也是如此,我之前和同事探讨电子盘,10个亿的市值也好,100个亿的市值也好,如果在同一个时间段内投资人都去抛售它,就会出现“市值挤兑”,那就会爆仓,会出现市场担心的崩盘。所以我们有必要认真消化领悟“信心比黄金更重要”这句真理的正确性。
那么我们的信心来源于哪里?
首先,是国家和时代给予的金融文化发展机遇,在这么一个大背景下,中南邮票交易中心这个电子盘市场是有生存的环境和根基的。
其次,我们的会员基础扎实中南邮票交易中心目前上市的藏品有43支,总市值不到80亿元,在这样一个基本市值的对应下,我们的投资人会员越来越多,被资本看好的速度是越来越快。想当初,我们刚刚挂牌的时候,我们的投资人会员还不足一万人。现在,我们高峰时一天就开户一万人。现在我们二十五、六万投资人会员对应43支品种和不太多的市值,交易基础和流通性是非常好的。“得屌丝者得天下”,群众基础好的地方可以闹“革命”,我讲的这种“革命”是转型、升级和融合。
现在全国做邮币卡同类业务比较成规模的大概有8、9个,已经开展相关业务或正在筹备的,加起来接近20个。从全国市场来讲,总的上市品种,在6月1号之前是693个,截止昨天,整个上市的品种也就715个左右。这是几个比较大的主要交易场所,上市品种过百的也就两家(一个是南京,一个是金马甲);上市品种过80个的,也就四五家。从品种的角度,中南排在第五、第六的位置,但是我们的日成交量已经排全国第二。我们学经济的会懂得,价格需要发现和形成机制,但是最真实的价格必须以量为基础,没有交易量支撑的价格没有任何意义,而且还容易被误导。
中南从创立之初,我们的主要品种始终是有非常庞大的量能来支持的,这种有量能支持的价格就非常真实,非常有参考价值。
在座的各位,过去很多是做现货市场的,如果单从几枚的成交是永远不能反映现货市场的价格。比如北京的马甸、上海卢工市场,有普遍的成交趋势时,有量能的价格一定会被专业人士纪录下来,从而形成它将来投资的一个决策依据。现在中南电子盘的基本面是非常好的,会员基础、基本成交量、盘面的发展速度、盘子的大小以及我们的风控能力,都是我在座投资人和经纪会员包括我本人产生坚强信心的基础。
再次,从我们平台本身的角度,我们董事会和总经理办公会一直有一个理想,或者说是我们的使命----就是想在文化产业领域中致力于打造一个达到全国高度标准的收藏品电子盘,并争取能用我们的风控能力和专业高度来提升这个市场的活跃度,打造这个市场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因为只有做到这一点了,我们的投资人和经纪商才能与我们共生共荣。这个出发点,我本人是坚信不疑的,我也希望投资人会员和经纪商会员“风物长宜放眼量”。
唐代高僧六祖慧能有次他在广州的法性寺,正值印宗法师讲《涅槃经》。当时有风吹幡动,两个僧人便争论起来,一个说是幡在动,一个说是风在动。慧能听了说:“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而是仁者心动。”这段禅宗哲理对于帮助我们理解电子盘的波动与理性应对很有帮助。
电子盘有时会出现下跌,严重时可能三个甚至四个跌停板,这时候应该怎么对待它,就看心态,就需要理性和智慧。从大趋势上看电子市场的起伏,它既不是幡动,也不是风动,而是我们的“仁者心动”。这个心动,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不看好,就是怀疑“红旗到底能够打多久”,被恐慌的情绪所传导。西方的经济学家,他们分析危机的根本成因时,从心理学、社会学很多角度解释了这种现象。他们说人的天性是,当一个好的事件发生时,宁愿选择怀疑;当一个负面的事情传导时,人们的第一反应是相信它,而且采取措施隔离它。市场总会有起起落落、艰难困苦的时候,当大盘有一些调整时,如果在座的仁者个个都心动的话,那么“风不动,幡也会动”,我们唯一要做的是心不动,直面冷静应对,参与它,建设它、维护它。
第二点,邮币卡电子交易市场的建设是大家共同的责任。
首先,一个新生事物的发展需要开拓者、参与者和维护者,中南邮票交易市场目前还是一个婴儿,需要来自五湖四海的大家真诚呵护。在这个市场发育之初,我们也没有简单地去寻求参与者,我们是想通过文化产业的力量,国家政策的力量,资本的力量去深耕产业,开发资源,整合提升,壮大市场。我非常不赞同我们的经纪商会员在早期开发会员时,用一些非常简单的方式发展会员,比如要么是告诉新会员这个市场有“钱”捡,要么是告诉他这个市场是某某集团办的,省里批准的,这是非常简单刚性开发市场的方式。不要用简单的政府、党报背书的方式,一定要让投资者如何看到这个市场前景,怎么具备市场能力,一定要告诉他们这个市场有很多机会,但黄金是藏在沙子里面的,需要去淘去洗。我们需要做功课,给会员解读时代潮流,互联网+形态,哪些是我们转型升级的机会。1944年9月8日,毛主席在延安写了《为人民服务》:“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们还要和全国大多数人民走这一条路。我们今天已经领导着有九千一百万人口的根据地,但是还不够,还要更大些,才能取得全民族的解放。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毛主席就是这样为革命队伍的信心进行加持的,所以这个市场是需要来自五湖四海的大家看到希望,共同提高我们的勇气。
其次,从业态的角度来讲,这个市场并不仅仅是中南邮票交易中心自己的一个地盘,它是大家的一个生态群,一个产业链条。说得土一点,它就是一个食物链,在这个食物链中,我们也不希望谁处于这个食物链的高端,谁处于这个食物链的低端。在这个产业拓展时,我希望中南邮票交易中心本身像政府的一级开发商那样,承担起一级开发商的职能。我们希望把这个市场的“四通一平”、“五通一平”、“六通一平”做好,希望更多的投资者、建设者把这个大厦建立起来,让将来更多的资本和人民群众来享受文化金融发展的成果。这样我们在产业创新的同时,也体现了我们文化人、资本人的一份责任和担当,以及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过程中,每个普通公民应该尽到的义务。
再次,在这个新兴的市场,我们是早期的拓荒者,都是建设者,参与者,都是最“原始的股东”,一定会有回报。当前的中国是一个“盛产机会”的国度,我们现在处于的这个时代比任何时代的人都幸运。我们享受了工业革命、科技革命100年来超越5000年文明的成果,我们也享受了中华民族长时间所没有的稳定局面,我们也享受到了中国共产党执政体制下难能可贵的爆发能力和执政能力。在这个时间段,前期的参与者有非常大的政策红利、时代红利和产业红利,在这个层面,我们都是机会和利益的获得者与分享者。所以我觉得我们有能力、有责任、有义务一起来打造这个市场。在这个市场发展过程中,将来可能有每年有500个亿、上千亿的蛋糕,中南邮票交易中心并不想简单地野蛮地以赚钱为唯一目的,这也不是我们董事会和管理层的终极诉求。我们希望把这个市场建设好,确确实实在这个产业里找到创新和突破的地方。跟大家说句实心话,前段大盘猛涨我们在调整交易手续费的时候,调到2‰的时候,是非常犹豫的;调到3‰的时候,我们内心是非常痛苦的。在一个发育还不成熟的市场,这样抽钱,就像抽血一样,而这个时候是不适合抽血的。但是我们为什么又要这么做呢?因为当时市场太疯狂了,太不理性了,这个时候我们能用的调控手段都用了,但效果并不是特别理想。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我们不希望它简单的,无量的涨停。大家知道,无量的、连续的、没有换手率的涨停最终会带来变本加厉的下跌,后来的一些情况也印证了这些东西。“种得前世因,便得今世果”,我们这个电子盘培育得不好就会出现“种得昨日因,即得今日果”的情况。所以我们不希望电子盘市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第三点,产业的明天完全可以预期。
前面说过,政策红利、时代红利、文化产业中收藏品这个特殊载体的红利过去没有被充分发掘,有的可能还只是价值回归。我们以前看到过人口产生的红利,房产产生的红利,甚至农业都产生过红利,但是文化这个宽泛的载体,尤其是邮币卡,它不但有投资功能,更有保值功能和珍藏功能,它的价值发现还远没有到尽头。中南电子盘市场现在还处于襁褓之中,在国泰民安、民族复兴的大背景下,未来完全可以预期。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近30、40年经济高速增长,即便现在的GDP增速调整到了7个点左右,也是非常惊人的发展速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国家将持续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稳健的财政政策,这意味着资本的流动性会非常好,货币的发行量较为充足。在这样的大前提下,寻找合适的投资机会,寻找价值被严重低估的产业或者板块就显得非常重要。做产业的人首先要看大方向,看大板块,不一定要拘泥于某一个邮票品种的涨跌。今天在坐的很多是拥有大资本的人,特别是有些经纪会员,旗下已有万众之师,所以一定要从大处着眼,从大局着想,只有这样才能看到未来电子盘市场真正的预期在哪里。
也有人担心,现在电子盘这么火,将来还会不会这么火,或者现在赚钱,将来还能不能赚钱。我觉得这有点杞人忧天,我是做报业出身的,从当记者到当编辑,到报纸的总编,对传媒产业的前景特别是纸质媒体的命运也曾经深深担忧和痛苦过。我经历过一个非常完整的报媒产业蜕变和转型升级的过程。2000年前后,美国就有专家预言,2014年左右世界上最后一张报纸将在旧金山消亡。这个预言并不完全是危言耸听。报纸会衰退,但新闻产业、传媒产业是永远不会消亡,现在很多媒体转型很成功,比如浙报集团,解放日报集团等。所以我认为即便我们的电子盘到了市值规模很大的时候,它也有发展的方向,有转型的机会。
最后补充一点,我个人如何看待风险控制和市场调控。
这个市场和资本息息相关,关于资本,马克思在150年前就曾说过:资本天性是胆怯的,但是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蠢蠢欲动;有20%的利润,资本胆子就会大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有300%的利润,就可以冒着上绞刑架的风险。
从某种程度上讲,资本是逐利的,好听点可以说是“逐水草而居”,说的难听点,就是比较有血腥味。还是马克思的那句话,“资本从来到人世间的那一刻,它的每一个毛孔都充满着肮脏和血淋淋”。所以我们要辩证地看待资本以及资本随着时代发展演变的过程。当然,马克思的理论有他历史时期的针对性,现在的资本我不这样看。我们湖南有个学者、慈善家叫卢德之,他写了一本《资本精神》,这本书在业界广为人知,他认为当一个国家进入中等发达国家收入的时候,从业者特别是企业家应该追求和崇尚这种资本的精神,很多产业的复苏、产业的创新,甚至社会的和谐与建设都需要资本的力量去推动,并最终走向资本共享。我们电子盘对外宣传时经常讲“互联网+金融+科技+文化”,我认为最重要的一个核心是要“+资本”,没有资本的介入,我们电子盘是不可能活跃起来的。
从产业的角度,作为电子盘的投资人,要有责任和良心。我们有这么好的产业预期,在这个市场建设过程中,要发扬资本的精神力量,要发扬资本共享的力量,要推动电子盘市场的繁荣,通过繁荣再带来资本的增值,通过资本的增值再来处理社会财富的分配和转移。
相信在座的几百人,现在可能会担忧电子盘的涨跌,在五年,十年之后,一定有很多人实现财富自由之后会更多地去担忧财富的分配和消化,将来会有很多人会上慈善界的裸捐排行榜。西方《圣经》里有句话,富人上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困难,本意也就是为了鼓励“资本向善”。我认识的中南电子盘的投资人,大部分都具有这种资本精神,都具有追求资本共享的能力,也有理性看待市场风险的信心。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所以在经纪商发展会员的时候,我觉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还是要教给会员专业的知识,尤其是控制风险的能力。市场有市场的规律,要学会尊重它,我们并不希望刻意制造一个人为的市场,将来我们希望只是顺势而为发下风险提示就OK,现在一跌就四五个跌停板,一涨就无量全部单边涨停,让人欢喜让人忧,这都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也不是将来可持续发展过程中的理想状态。有句话说的很好,“理性不会缺席,只会永远来迟”,所以我们这个市场在将来发展过程中,我希望它是健康的,有一定弹性的,有一定可持续能力的。
当然,在一个电子盘市场里,没有投资不稳,没有投机不活。我们希望它的投机成份越来也少,投资成分越来越高。西方有个很重要的理论,是5月24日去世的、也是1994年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纳什创立的,他的均衡论对我们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所以我在想,我们的市场为什么那么疯狂的时候,提示风险没有用,提高手续费也没有用。5月22日《世博双连型张》在第二天就要停牌了,结果那天还成交了5.04亿,无数人慷慨陪罚,这就很难让人理解。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我们中南要有成交量,要有发展速度,更要告诉投资人,风险是存在,要告诉他们怎么去捕鱼,怎么去淘金,这样你们的责任和压力也会减少很多。
当下的电子盘也处于春秋战国的竞争时代,将来谁的风控能力强,谁率先建立全国标准,谁的公信力强,谁的合规黏性好,品牌美誉度高,谁就能更好地活下来。将来,在有越来越多的合适投资人和专业投资人参与的市场情况下,我们的市场一定是活得最健康的。
我们刚才讲了盘面上的风险,其实电子盘还有一种风险,就是政策和监管的风险,这个也不用讳言,必须面对。当政府鼓励文化创新的时候,鼓励产业创新的时候,你说他不担心风险,那肯定是假的,但是我们要有能力,有责任让这个市场少让政府操心,少让政府“一放就乱,一管就死”,所以在座的都有这个责任把这个市场的另外一种风险(监管和政策带来的风险)担当起来。如果你不是恶意违规,恶意违法,不主动造成一些风险局面,不主动造成一些社会不稳定因素,常态的风险自负,常态的盈亏自如,管理层面是会很宽容的。
朋友们,文化产业的明天是完全可以预期的。它是一片真正的蓝海,在这里,没有“天花板”,没有“产能过剩”,有的是“中国梦”,有的是“战略机遇期”,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给他一个充满激情的拥抱”。借用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曾引用过的一句谚语送给大家:
“这里有玫瑰花,就在这里跳舞吧”!
 
(根据录音整理,部分有删节)
2015年6月7日

上一篇: 让我们做仰望星空的人

下一篇: 文化与资本 永远有说不完的故事

分享: